您的位置:香港6合特码资料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人妻小說  »  第一次換妻經歷
第一次換妻經歷

慈善玄机网四八开特码:第一次換妻經歷

我和老婆結婚快十年了,感情一直不錯,工作也算順心,在這個宜居的小城市里算是小康之家。老婆比我小兩歲,在國稅局工作,上班盡職盡責的工作,下班回家本本份份過日子,良家婦女一個,想法也少。但近兩三年,我開始覺得這樣平淡的日子難以忍受,便經常上網找點刺激,看看色文A片,有時也與網友曖昧的聊天,不過從沒有出軌。不是不想,主要是因為城市太小,怕被人發現。
  我和老婆的性生活一般是一個月一兩次,每次都是例行公事一樣,雖然完成了,卻覺得索然無味。其實我的性欲挺強的,經??醋派拇蚴智?,覺得這樣更刺激,尤其愛看人妻綠帽文。

  有一次,我看到網上有真實的換妻俱樂部,便有些心動,可又怕老婆不同意。憋了很久,終于在一次做愛后,我和老婆試著說想加入換妻俱樂部的事情,一開始老婆以為我說笑話,胡亂答應了,后來我又說,她知道我要來真的,就堅決不同意,還罵我不要臉。但我堅持每兩三天就扯到這個話題,且陪著小心說好話,并拉著老婆上網看一些質量較高的換妻色文。過了一段時間,老婆態度有所松動,我趁熱打鐵,介紹我選的這家俱樂部挑選會員是很嚴格的,也能保證不出亂子,并讓老婆了解現在都市白領階層很流行的。最后經不住我的軟磨硬泡,老婆終于點頭答應了。

  我們在**社區注冊了會員,繳納了588元的會費,上傳了照片,結婚證和健康證明。小心起見,對那些免費網站上的交友信息我是決不相信的。過了一天,網站那邊打電話和我們核實,看了視頻,確認我們是真夫妻,并且愿意加入換妻俱樂部,就OK了。

  接下來的幾天,我和老婆幾乎每晚上網查詢,查詢過程是比較興奮的,我和老婆做愛的頻次有所增加。本來以為注冊后就很快會有結果,沒想到真的挑選一對倆人都滿意的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,有的太粗魯,文字介紹上來就是男的多大多粗,能堅持幾小時,我老婆最反感了;要不就是雙方都滿意,但是距離太遠了。而我們又不想在本地找,這個城市太小,以后真的再見到會很尷尬的。

  大約挑選了半個多月才訂下來一對夫妻,是北京的,男的姓鄭,歲數比我們稍大一點,38歲,是一家文化用品公司的老總,談吐間感覺素質很高,相貌也還端正,我老婆說她可以接受。女的原來是現代舞老師,生育后便辭職在家相夫教子,37歲,從照片看氣質高雅而又嫵媚,很和我心意。我早就夢想找一個經驗豐富的熟女共同切磋。

  這次約會成功最重要的是他們愿意從北京到我們這里來。我們通了兩次電話,上了視頻,都很滿意。那女的名字叫周*娜,因為一直練瑜伽,身材很棒。和她相比,我老婆就偏豐滿,不過我老婆皮膚非常好,白白嫩嫩的。那位鄭大哥說他就喜歡豐滿白嫩型的,尤其是他知道我老婆是國稅局干部,更加興奮,于是我們就這樣定了下來。

  他們是在一個星期六的下午來的。頭一天我們就把孩子打發到老人那里了,跟老人說我們要到外地辦事。我們把見面的地點定在我們的另一套房子,我們很少來住,小區里幾乎沒有認識的人,這樣我們不必擔心有人突然打擾。

  下午兩點多時,我們接到電話,稱他們已經從酒店打車出發了,一會就到我們小區,我和妻子急忙下樓去迎接。這是我們提前約定好的,他們到達之后先去酒店住下休息,并在酒店自行吃午飯,洗澡,我們在家也是這樣。把換妻的地點定在我們家,一來安全衛生,二來可以無所顧忌。應鄭大哥的要求,我老婆特意穿上了國稅局的制服,我老婆的制服是修改過的,很合身。至于約好各自吃飯,是不希望漫長的飯局影響感覺。

  見到他們時,彼此感覺真的很好,鄭大哥高高大大,很有涵養的樣子,娜姐成熟嫵媚,衣著得體,聲音很動聽,普通話說的很好,沒有北京的那種油滑的味道。談話間,想到這么標致的少婦一會就可以讓我操,我的老二登時就豎起來了,走路都不自然了。他們還帶來了一些小禮物,北京的一些小吃,像走親戚一樣。
  到了家,寒暄已畢,我們交換了雙方的身體健康證明。鄭大哥反客為主,成了主持,他先問我對他們印象怎么樣,我當然說非常好了。他又問他老婆,娜姐落落大方地說:「不錯,我喜歡弟弟這種類型的?!顧底胖苯庸醋諼彝壬?,摟住我的肩膀,說:「當心我愛上你??!」鄭大哥眼睛盯著我妻子豐滿的前胸,下身也鼓鼓囊囊的了,不用說,他對我老婆也很滿意。

  鄭大哥說:「我們已在賓館洗了澡,換了新的內衣?!刮壹泵λ滴頤且彩?。
  鄭大哥說:「那先不用說太多,咱們直接開始吧!」我妻子知趣地站起來,攬著鄭大哥的胳膊進了次臥室,進門前還回頭含羞看了我一眼。

  我哪有心思管老婆,一把攬過坐在我腿上的娜姐,狂吻起來,一邊吻一邊胡亂抓摸她的胸前和大腿,娜姐也毫不示弱,一邊粗重地喘息著跟我接吻一邊隔著褲子抓我的下身,迎合著我的進攻。正是初秋時節,衣服都是不多不少,最刺激的是,當我褪下她的套裙時,她里面居然穿了一條很薄的黑色連褲絲襪,誘惑十足。我試探著,摸索著,終于將手探進她內褲,放肆地放在她胯下,摳摸著她兩腿之間的溝壑穴坎,而她軟軟的小手也僅僅地用力握住我的壯碩的肉棒……
  我們互相擁吻著進了主臥室,她脫光了衣服,只穿著連褲絲襪,風情萬種地騎跨在我身上,俯下頭,聞了聞我的肉棒,確認那里很干凈,就張開小嘴,毫不猶豫地為我口交,我享受著她的有力的小嘴,使勁揉抓著她的雙乳,比起我老婆,她的奶子要小得多,但別有風味,奶頭有點長,硬梆梆的,像熟透的小棗;她的陰毛要比我老婆濃密,三角區那里異常茂盛。

  舔了一會兒,她分開雙腿,蜜穴對著我的臉,有點不好意思地問:「你能為我舔么?」

  我也毫不猶豫地伸出舌頭,為她口交。我和妻子只是是剛同居時經??誚?,婚后反而很少做。現在為這么迷人的少婦口交,真是別有刺激。美妙的是,她那里灑了什么高級香水,味道神秘而誘人,我用力吸吮著,舔噬著,品嘗著,她銷魂地閉上雙眼,享受著我的靈巧的舌頭,似乎已經陶醉了。

  舔了許久,她大概爽透了,下面的淫水都流出來了,我才松口。她坐在我身上,向后挪動著,握住我的粗大的肉棒,說:「好弟弟,讓姐姐在上面進入吧?!刮頤嵌際前湊帳孿鵲腦級ㄗ齙?,我在網上曾說過喜歡女主動,喜歡女人穿連褲絲襪。

  她一手握著肉棒,一手撐著床,閉著眼,對準自己的魅力迷人的缺口緩緩坐了下去,我的壯碩的肉棒就這樣消失在她雙腿之間,欣賞著她臉上蕩媚甜美的表情,我心中的滿足興奮難以言表。

  她睜開眼,說:「你的真大,好舒服?!谷緩缶吐仄鴟椴遄?,她的披肩發完全散開,雙乳也跳蕩著,中間偶爾停下來,在我身上旋轉幾下,我簡直欲死欲仙,隨著節奏的加快,她臉上的表情瞬息萬變,抽了好多下,我簡直就要崩潰了,她似乎也承受不住了,皺緊了黛眉,咬著下唇,突然,她猛地拔了出來,仰躺在床上,蜷起兩條修長的玉腿,說:「快,好弟弟,你上來,從上面干我?!?br />  我壓在她軟軟的玉體上面,飛快地插進她的蜜穴,然后拼命去操她,她盡情地享受著我的狂野的攻擊,我那里越是堅硬如鋼,她那里就越是柔軟如棉,她張開雙腿全身心包納我,又夾緊雙腿拼命排斥我,經過這樣幾番較量,終于她先到達了高潮,娜姐從下面緊緊抱住我,柔軟的腰肢劇烈扭動著,柔軟的小手使勁抓著我的脊梁,蜜穴那里痙攣著,緊緊包裹著我的肉棒,緊閉雙眼,張著性感的小嘴,無比痛苦地啊啊啊地叫著,好在我努力緊挺著,終于堅持著沒有崩潰。
  她閉著眼喘息了好一會兒,才睜開眼,略帶羞澀地柔情地看著我,說:「謝謝你,剛才你把我弄得爽極了。待會兒姐姐也要讓你爽死,你想射在姐姐哪里?嘴里,臉上,乳房,身體里,除了后面,哪里都行?!?br />
  不用干,聽這么嫵媚的少婦說這么淫蕩的話就能讓你爽死,說實在的,真想射她的騷媚的臉蛋,不過等第二次第三次吧,第一次還是射到屄里最過癮。
  看著她優美的身段,我說:「咱們站著試試?!?br />
  真是熟婦,她馬上明白該怎樣配合,她靠著床頭,抬起一條腿,將迷人的蜜穴正對著我,我毫不猶豫地從前面插了進去,這樣雖說有些寬松,但姿勢是無比的淫蕩。

  又嘗試了幾種,我終于有些支持不住了,我粗暴地將她按在床上,雙手捂住她的兩個小奶,從屁股后面猛插,體驗著她的緊與深,這時隔壁傳來我老婆肆無忌憚的呻吟聲,想象著老婆雪白的屁股被別的男人猛操,我也加快了抽插。終于,我徹底俯伏在娜姐的身后,大聲吼叫著,喘息著,抽送著,頻率加快而幅度減小,隨著一陣過電一般的肌肉痙攣,我的肉棒里噴射出一股一股濃濃的精漿,全部噴進了這迷人少婦的幽深的體腔……

  一直到完全軟縮,我才意猶未盡地從娜姐的身體里拔出來,濃濃的白花花的粘液從她的蜜穴里面流出,看了真叫人引以自豪。

  我倆又柔情蜜意地溫存了一會兒,聽到隔壁又傳來女人的呻吟聲,我倆來了興致,要偷看一下那邊的一對怎么玩的。

  我倆輕輕推開隔壁的門,只見我老婆正放肆地俯伏在鄭大哥的身上,雙手抱住他的腰,屁股猛烈地抽動著,蜜穴里一根黝黑粗壯的陰莖忽隱忽現,老婆那一身稅務制服就胡亂扔在床角,由于二人頭朝里,腳朝外,所以我老婆的雪白的屁股一覽無余,鄭大哥挺直了雙腿,一雙大手在我老婆屁股上貪婪地揉捏著,偶爾發出兩聲舒服的呻吟……

  我的肉棒不覺又重新勃起,一把拉過娜姐,她配合地扶住門框,嫩嫩的屁股向我張開,我們就在臥室門口看著這淫蕩的真實畫面,開始了又一輪的性交。
  娜姐的蜜穴里面十分溫熱,她故意緊閉雙腿,夾得我的肉棒十分受用,眼瞅著我老婆被別人操,我的心中也十分復雜,一邊看那場面,一邊使勁操我身下的娜姐,似乎這樣就找回了平衡。

  突然,鄭大哥忘情地吼叫起來,「燕燕,燕燕,我要射了,我不行了!」說著雙手緊緊按住我老婆雪白的屁股,雙腿使勁繃直了。燕燕是我老婆的小名,平時我都不叫的,沒想到鄭大哥已經叫的滿順口了。我老婆也喊著「大哥,你射吧,射到我身子里面,射吧,啊啊,我喜歡讓你射!」一邊劇烈地抽送著,蜜穴似乎要被那粗壯的陰莖撐破了,男人終于停止了呻吟,能看到露在我老婆蜜穴外面的黑黝黝的陰莖一勃一勃的,正在猛烈地噴射,我老婆也一動不動地趴在他魁梧的軀體上,似乎要久久回味這充足的快感。

  我倆也看呆了,娜姐把門框的手滑了一下,不覺向前沖了一步,掙脫了我的肉棒,床上的一對驚訝的回頭看時,看到的是欲火正旺的娜姐和我粗壯得駭人的陰莖,我老婆登時羞紅了臉,飛快地從鄭大哥身上爬了起來,并找了塊手巾捂住自己胯下流出的白花花的東西。

  鄭大哥也是意猶未盡,肉棒雖然剛剛噴射過,卻沒有完全萎縮??吹轎伊┑木教?,微微笑著說:「怎么樣,你們玩的也很開心吧,我剛才可是差一點讓你老婆給舒服死了,我老婆也不錯吧?」

  既然什么都進行了,也就都無拘無束了,我倆也爬上了他們的床,看看時間,才過去不到一個小時,我們決定就在一起同樂,再進行一次,吃點宵夜,然后再視情況安排。

  四個人在床上胡鬧了一會兒,兩個女人都嘗試了被兩個男人同時操屄和嘴的姿勢,兩個男人也都嘗試了分別被兩個女人同時玩弄的感覺,雖然想象著很刺激,但實際卻沒那么舒服,玩來玩去,還是捉住對方的老婆使勁操。

  鄭大哥問我老婆玩沒玩過乳交,我老婆說沒有,鄭大哥說他老婆的奶子太小,沒法玩,說著將陰莖放在我老婆雙乳之間,抽送起來。我決定射娜姐一臉,就將粗壯的陰莖橫在她的臉上,無所顧忌地手淫起來,娜姐蕩媚地看著我的壯碩的肉棒亢奮的狀態,優雅而迷人地微笑著,仿佛在耐心等待著我的甘霖向臉上她噴射。
  鄭大哥操了半天我老婆雙乳,也像我一樣,跨在我老婆臉上,想要顏面射精,我老婆白白軟軟的小手抓了他蛋蛋一下,他就受不住了,悶聲而狂野地吼叫著,一股股精液胡亂射了我老婆一胸脯連著一臉,受這場面的刺激,我也把持不住,雪白的精漿一下一下猛烈地噴到娜姐迷人的小臉蛋上,就如雨潤紅杏,分外嬌美。不過我的精液比鄭大哥的要濃的多。

  結束了第二輪戰斗,我們都感覺有些餓了,我老婆穿起衣服,到廚房去弄吃的了,娜姐也要去幫忙,我老婆開玩笑說讓她吃我的火腿就行了。

  停了停,鄭大哥赤條條地起身,也到廚房去了,我和娜姐在床上溫存著,說著悄悄話,互相撥弄著體毛,突然聽到廚房傳來我老婆的呻吟,我倆對視了一眼,她示意我去看看,我悄悄走到廚房外面,隔著玻璃一看,果真是那二人又搞在了一塊,我老婆制服扣子被解開,褲子被褪到腿彎以下,雙手扶著案板,雪白的屁股抬著,那鄭大哥從后面一抽一送正插的來勁呢。

  我看了一會兒,回去告訴娜姐,說你老公多弄我老婆一次,你要補償,說著就要掰開她的雙腿,要再干她一次,娜姐一邊笑著一邊夾緊雙腿,說:「不用不平衡,只要你腎不虧,今晚姐姐讓你干十次也行啊,現在這么著急,不怕累壞嗎?!刮業屯芬豢?,可不是,老二只是勉強勃起,我說:「姐姐你的嘴巴那么性感,只要你一含就又威猛了?!顧底懦燉锫彝?,她搖著頭,說:「好弟弟,現在攢攢勁,今晚姐姐還要爽呢,求你了?!刮冶糾淳褪強嫘Φ?,也就停止了進攻。
  過了半天,我老婆才把飯弄好了,端了上來,看到我老婆制服后擺粘著一灘黏液,我和娜姐對視了一眼,悄悄笑了,我問:「沒射到飯鍋里吧?」我老婆害羞地低著頭,噗哧笑了。

  晚飯吃的十分愉快,原來他們夫妻來我們這里還有一個事情就是想在海邊買一幢樓房,因為不太熟悉,委托我們幫他們參考。我們當然責無旁貸了,一邊說笑,一邊交流,不知不覺結束了晚餐。

  接下來,我們又是兩人一間屋子,盡情風流,互不干擾。娜姐娜姐沒有食言,她使盡了渾身解數,能想到的各種姿勢幾乎全嘗試了,把我弄得欲仙欲死,一夜射了三次,進入了無數次,她自己也幾次登上頂峰,誰也沒有虧欠誰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以前有舞蹈功底,她居然可以站著高抬腿,將腳舉過頭頂,試著讓我從側面插入,雖然她蜜穴分的像茶杯口,可這種姿勢本身就夠淫蕩的了,讓人想一想就血脈賁張。就這樣,一直折騰到后半夜,我們二人才筋疲力盡地相擁著昏昏睡去。

  早上起來,又是一番溫存纏綿,隔壁屋的兩位敲門進來,說是要分手了。于是各就各位,我老婆準備了美味的早餐,用過后,愉快地分手道別,相約明年北京再見。臨分手時我們互相擁抱了對方的老婆,由于他們還要先回賓館,之后趕早班的飛機,我們就沒有再送。

  這之后,我和老婆在性愛上完全放開了,感情卻越來越親。之后又有了多次嘗試。

【完】